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freebird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按自己的意愿生活与做事,竭尽全力拼搏与奋斗,无怨无悔,有一个精彩而美丽的人生!

紫衣女人  

2010-11-08 17:10:09|  分类: 情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瑶瑶喜欢紫色,为什么偏就喜欢上了紫色?或许是天生,又或许是后天形成。

听妈妈说,瑶瑶小时睡在一个摇蓝里,妈妈怕她被蚊虫叮咬,就在摇蓝上罩了一层紫纱巾。瑶瑶就睡在这朦胧的紫色世界里,做着紫色的梦,渐渐长胖了长长了。

瑶瑶会蹒跚着走路了,长成了一个可爱漂亮的小女孩,对紫色特别敏感,偏爱紫色的花、紫色的衣服、紫色的灯光……

记得一次过生日,妈妈带她到商店买衣服,瑶瑶一眼就看上了那件镶有石磂花边的紫色小裙子!从此穿上,就不想再往下脱,妈妈洗过,不等干透,瑶瑶已急着喊着要穿了;秋天到了,天变凉了,那紫色的小裙子,她依然舍不得脱下;瑶瑶又长了一岁,那紫色小裙子变瘦变短了,可瑶瑶硬是能把它再套在身上!妈妈对这倔强的小女儿只能无奈地笑着摇摇头……

瑶瑶长大了,长成了一位秀气娇小的清纯女孩,她紫色封面的日记本里装满了紫色的梦……

瑶瑶要成为新娘了,她挑选的是一件紫色婚纱……

她们的新房也是紫色为主,紫花的床罩、紫纱的窗帘……

瑶瑶的丈夫却是喜欢白色,为此小夫妻俩还为床帘的事闹了点儿小矛盾,最终还是依了瑶瑶。

丈夫要挂白色的床帘,说白色清爽,屋里亮堂;紫色窗帘一挂,屋里暗沉沉的,怪不舒服。

瑶瑶偏偏就喜欢屋里有些暗色,明煌煌刺眼的阳光,透过紫纱的窗帘,屋子里也就装满了紫色。瑶瑶就喜欢这满屋的紫色,一切都如在梦中一般的不真实,虚无缥纱,让人忘记一切烦恼,身在其中只会陶醉在这紫色的梦中……从这暗暗的紫色梦中走出,又会进入另一个真实世界。

瑶瑶也爱穿紫色衣服,紫色的内衣、紫色的丝绸睡衣、紫色的天鵝絾保暖衣……

瑶瑶有一件紫风衣,可她不常穿,就如好的东西要留着自个享用一样,很舍不得穿在身上,除非在以为较重要的场合。

今晚瑶瑶精心的打扮了一番,穿上了那件心爱的紫风衣,因为她要去见一个人,一个将要离开这座美丽城市的男人……

她与他相识还是在两年前。

那时瑶瑶与丈夫刚刚开了一个电器公司并取名“瑶瑶电器有限公司”,当时因为货源不足资金缺乏,在一姓杨的朋友介绍下,他们准备为一家电器总公司代销产品,那朋友只给她一个电话号码。

瑶瑶抱了试试看的想法拔了那个号码,接电话的大概是一位中年男子,说是公司的经理,说的是标准普通话,略带着点儿京味,成熟中略点着苍桑,那声音带着磁性,还有些调皮与滑腔,总之是女人特喜欢的那种声音与语调;瑶瑶的心一下被这磁性声音给捉了去,她有一种想见见那人的冲动,想知道这么有魅力的声音是从一个什么样的人口中发出;当然他也已约好,让瑶瑶第二天上午去他公司面谈代销的事。

第二天还没亮,瑶瑶就在镜子前摆弄起来,可弄了大半天仍是对自己的形象不太满意,怎么看上去总像是一个小孩子?让人一看就是涉世不深!

尽管结了婚,可是瑶瑶那张娃娃脸上的稚气一直没能褪掉,特别是笑起来,更象是个孩子了,还有让人不可理解的是,瑶瑶的声音也有些童稚!

老公也整天拿她当孩子似的哄着,周围的人说她哪儿像结婚的人呀!!为此她还常常有些得意、有些骄傲,可此时瑶瑶却极力想摆脱这种稚气,想让人觉得她是个成熟能干的生意人,而不至于轻看了她。

  她特意在脑后挽了一个小发髻;为了掩饰那稚气的眼神,她又戴上了好久未戴的近视眼镜;嘴上涂上一层无亮的深色口红,衬得那张白净光滑的脸越发白了些;她又在脸上抹了淡淡的一丝腮红,云一般淡的一抹红;她又小心地从衣柜里拿出那件紫色风衣穿上;脚上套上高跟黑皮鞋。

她在镜前一连转了几个圈,满意极了!一个能干的小女人形象!她自己对着镜子试着各种的笑,弄出各种表情,想象着跟那经理见面时该用什么样的表情,选择哪种笑较为合适……

一切满意了,她兴奋地哼着歌,旋转着紫风衣,树叶般的飘进了卧室,弯着腰给正在熟睡的丈夫“啪,啪,啪”几个响吻。

“干嘛呢!别闹了,好困呀,我再睡一会儿。”丈夫昵喃着又睡过去。

“我走了,去那个电器公司谈代销的事,别睡过去呀?小赖猫!别忘了8点起床?”他坏坏地笑着,看着又睡过去的丈夫。

“路上当心——”丈夫闭着睡眼关心地哼着——

“好的,祝我们好运!祝我们成功!”说完,瑶瑶“啪,啪,啪”又在丈夫脸上印了几个大红印章,风一般的蹓下楼去。

瑶瑶来到街上,摸了摸脑后的小发髻,自己竟笑了,为何这份打扮?是为了那磁性的声音?还是想用自己的形象为代销产品出一点力?她自己也说不清,反正就是这样打扮好了……

那公司在一幢大厦的二楼,快到门口,她又重新练习了一下面部表情和手势,确认没问题了,才视死如归,大义凛然般的踏进了那家公司……

办公室并不大,有一张很大的古栗色老板桌,正面墙上是几个烫金铜字围成的半圆形公司的名字,老板椅上坐着一个30岁左右的年轻人,戴一幅眼镜,一张白净的脸,眼睛正对着电脑看着什么,并没有发现她,她站在那儿不知如何是好……

“这是经理吗?这么年轻就当总经理了?一般的总经理形象不是这样??从电话里听声音还以为是40多岁呢!这个白面书生能发出那么深沉的声音?”她有些疑惑又怕惊他,轻轻敲了一下门……

他一抬头,象是吓了一下,又马上灰复了常态,只是说:“哦,你找谁?”他仍坐在那老板椅上动也没动,脸上有种很不自然的表情。

   “这是~ ~公司?”她问,听这声音就是电话中的那个人,可此时的她有些失望,有些委屈,为自己一大早的精心装扮而后悔!

“你是瑶小姐吧?快请坐,请坐——”他面带喜色地站起来。

此时瑶瑶心中才略有了一丝安慰,便坐在了旁边的黑色皮沙发上……

事情很顺利,总经理答应第二天就让人把代销产品送到瑶瑶公司的销售部!

出来公司,瑶瑶心中那个美、那个乐呀!忽然想起,自己在家精心排练的那几个表情动作,竟一个也忘记用了!谈生意也真是好玩!没想到竟这般顺利!她几乎要蹦起来,一把扯散了脑后的小发髻,哗——头秀发披上了金色的阳光,随着瑶瑶一蹦一跳一摇一摆的步子,打着节拍,唱起了欢快的歌……

那种电器当时非常抢手,从此瑶瑶公司的生意竟也意想不到地火爆,那阵子可能也是快过春节的缘故吧。

以后交往多了起来,瑶瑶见他也不再刻意去打扮什么了。原来他是南京大学物理系研究生,毕业后竟没再搞物理,而是应骋到这家电器公司做了销售部经理。

日后,瑶瑶问他:“你就那么信任我?第一次交往就敢让我代销你公司的产品?就不怕我把骗了你呀!”

“呵呵……你还想骗我?第一次见你,一看你就知道做生意不长,涉世不深,呵呵……说话象个小孩!我还真想骗骗你呢!”说完他非常得意地看着瑶瑶笑,有一种坏坏的笑,并没有邪意,仍没有总经理的样子。

   “你骗我什么?当时我身上又没带钱,你还能把我给拐卖了?”瑶瑶有些底气不足地说。

“不过,我第一眼见你,就认定你做生意行,我们公司的产品交给你来销准没错,因为看你第一眼,你就给人一种信任感,觉得你对人诚实,不会骗人,你说出的话顾客会相信、会当真,当然你说的也可能真是骗人的话,可顾客不相信呀?再看第二眼呀,就非买你的产品不可了!呵呵……”他把话题叉开,竟笑起来……

“你真坏!你才说骗人的话呢!看我做生意行,第一次见面你就一脸不理人的样子!”瑶瑶用眼斜着她,嘟着嘴,一脸生气的样子,是痒装出来的。

“我是被你给吓晕了!那天我正忙着工作,你是仙女下凡一样突然降临的! 我都蒙了!”他有些油嘴滑舌。

……

以后瑶瑶的公司销售那电器产品一直很顺利,其间为了生意,在一起吃饭的机会也比较多,可是每次吃饭,瑶瑶总是要拉上丈夫一起。不知为什么,她总觉得她与他之间有种说不清的情感,这并非是一种自作多情,像是一种心灵感应,那感应似乎在通第一次的电话时就产生了,是那根电话线让两人都有了感应?莫非是磁场作用?

紫衣女人 - mingming - freebird紫衣女人 - mingming - freebird紫衣女人 - mingming - freebird紫衣女人 - mingming - freebird她有时及渴望与他会发生什么,又怕真的会发生什么,因为她们夫妻感情很好,有一个让人羡慕而幸福又温馨浪漫的家;因此每次吃饭时,她都很少说话,她想让丈夫成为谈话的主角,她只是偶儿对他笑笑,饭桌上,两人只是有眼光瞬间的对视,瞬间的眼光粘连,随即便会分开,可就在这一瞬的粘连中,似乎彼此的眼神已緾住了对方的心,让心发痛、发痒、发烫、发甜、发美……

他也有一个幸福的家,有一位漂亮贤惠而有才气的妻子,独自在北京一所大学任教,他与他的妻是同班同学。

不知不觉二年过去了,瑶瑶已基本脱掉了稚气,出落得倒真象一位能干的小女强人了,可他依然喜欢听那磁性的声音……

这天,他突然打电话给瑶瑶,说他马上就要离开这座城市,因为公司要派他去香港,以后负责香港的销售业务,这儿的业务有新的总经理来接管,他想约瑶瑶晚上单独见见。

听后,瑶瑶眼中竟含满了泪水,为何流泪?不舍?心中一阵的酸,大颗的泪珠从眼中滚落下来……

这次他没有告诉丈夫,她在镜前久久看着自己那张似乎成熟长大了的脸,抿了一下嘴唇,慢慢的在脑后挽了一人个小发髻;为了掩饰那随时会流泪的眼,她又戴上了那个近视眼镜;默默的在红润厚实的唇上涂了一层深色的口红;他,瑶瑶,又穿上了那件紫色的风衣……

这次瑶瑶竟对丈夫撒了一个谎,说是到一个朋友家参加生日舞会,丈夫当然相信,他知道瑶瑶从不说谎。

他说8点钟在工人文化工大门口等她,瑶瑶看看表才7点30,路不太远,她没打车,把手插进紫风衣口袋,慢慢走着,此时已是华灯初上,广告牌上的霓虹灯一闪一闪,像是不断往夜空放射出离别忧伤的气味,瑶瑶甚至能闻出这种气味!这味道让她鼻子发酸……

今天路上的人出奇的多,而且都是一对对的,路边好些卖玫瑰花的花农,她看了一眼那艳红的玫瑰,没奢望什么,这与她不相干,她与他之间不会有玫瑰,永远不会有……

瑶瑶快到文化宫的大门口,看样子他是早已在那儿等了,远远就向瑶瑶走来,带着笑,一种苦涩的、为难的笑。

他今天看来也是刻意打扮了一下,新理的头发亮亮的,飘来一丝好闻的摩丝味,穿一套淡灰色毛料西装,那书生气的脸在灯光上越发的白,嘴也微微有些青色,这竟让瑶瑶想起了她的初恋情人……

“我也没想到……是公司刚刚通知我——”她倒象是做错了事的孩子,有些慌乱,有些紧张,仍是一样磁性的声音。

“你今天真漂亮!”他又轻声说。

她没有说话,也只是冲他笑笑,也是一样苦涩的笑。

她们没有约定,没有商量,没有目的,只是并了肩在街头默默地走着,瑶瑶只想与他一直这样走下去——

“到咪咪咖啡厅坐坐好吗?”他打破了这沉默,有些深沉,有些伤感,话中没有了油腔滑调。

“还是这样走走好吧。”她没有顺从他的意思,她向来不会顺从谁,其实她也是怕,怕那咖啡厅的音乐和环境会让他们真的会发生什么,她渴望着发生,却又是那么的怕发生着什么。

走到一家娱乐厅的门口,里面听来异常的热闹,门口立着一块很大的广告牌,牌上赫然写着:情人节快乐!愿天下的有情人终成眷属!今晚推出情人节特别节目演出,献给天下的有情人!

“今天是情人节?”两人同时发问,又同时笑了,俩人竟然都不知是情人节!!!却又是那么巧和地走在了一起,他们是一对情人吗?显然不是,可此时却又那么的像……

“还是进去看看吧?”他建议。

这次,她没有反对,他买了两张票,她想:“还是在这种热热闹闹的地方分别好些,谁也别说出那彼此心中想对对方说,又是极无用的一句话。”

里面很热闹,有一对男女在唱着《心雨》,是一对有情无望的情人?为何选唱这首歌?

舞台上布满了大束大束的玫瑰,那大红的地毯在不断变幻的灯光下,像在不停地晃动着,似是玫瑰滴下的血在地上不停地翻滚;灯光多是艳艳的紫色……她喜欢这儿,喜欢这灯光,喜欢这充满紫色的大厅,也喜欢这大束大束的玫瑰,尽管他们之间不可能有玫瑰……

她在一个宽大舒适的沙发上坐下来,沙发前的小桌上放着一个别致的红色高颈小花瓶,瓶里有两只精致的玫瑰,那玫瑰一高一矮依在一起,象是一对情人;桌角处放着一个小盘子,盘子深深的,里面放了水,水里放着一支燃烧着的圆形蜡烛。这都是专为情人设计的呀!看来这家的老板真动了番心思。

他没有坐,而是去了服务台,回来时手里拿了一瓶脾酒和一大杯葡萄奶茶,他知道她最喜欢喝葡萄奶茶,还曾笑她吸着奶茶,口里嚼着豆豆的样子象一个孩子!!一会儿服务员又送来几盘小零食。

他坐下来,挨她很近,胳膊紧贴着她的紫风衣,那风衣顿时象带了电,她身体一下穿过一股强电流,这电流让她的身体擅抖了一下,同时她也感到了他的擅动,可谁也没有动,谁也没有故意分开,像是强忍着什么,又像是享受着什么,又都装作不经意。她脸肯定是红了、有些烫,两年来,他们毕竟是第一次这么贴近的在一起呀!!这情境,尽管她曾无数次地渴望过,可此时她还是觉得不自在,难为情,更多想的是不应该,她慢慢的移开了那只胳膊,悄悄的,偷偷的,像一个正在偷钱包的扒手;此时他似乎在用心看台上的节目,可她瞥见了他嘴角微微的笑,是那种不露声色的笑,并没有再靠上来,很知趣。

“你看这个节目还不错。”他指着舞台对她说,她这才注意到台上正演一个小品,她刚才竟一时忘记是在哪里,竟忘记是来看节目;可她肯定,他刚才也没用心看节目,尽管说“这节目不错”

“还可以。”她轻声答道,声音低低的,低得只有两个人能听到。

“我身上是不是有电?”他故作轻松地问她。

“不是,这屋里好热——”她答非所问。

这时台上又换了一个节目,是一个游戏。让一对情侣上台,男的任意抽一张纸条,纸条上写着一个成语,男人照着成语来表演,如果女的猜对了,这对情侣可得到两份礼品——一只精致漂亮的女士紫色手提包和一件名牌衬衣!!

台上一连上去了几对情人,都失望地下来了,这时台下有些冷场,主持人也有些尴尬,不停地说:哪一对来试试,哪一对来试试?来,那位帅哥和那位漂亮的小姐,来试一试,试一试?她感到所有的人的目光都向着他们俩个聚过来,那位主持人手指向他们俩。

这下不上也得上了,其实她刚才也想试试的,因为她喜欢那个漂亮的紫色皮包,可她拿不准他的心思,就一直没做声,此时,她只是用询问的眼光看着他:去吗?

他冲他调皮地一笑,竟拉了她的手,一直向台上走去——

哦———哦———台下一阵的起哄声,还夹杂着口哨声,也许是这情人节让所有的情人都特别兴奋吧?

他轻松地抽了一个纸条,冲她鬼秘地一笑,然后表演起来:他把脸抬起来,往天花板上左右看了看,唉了口气,又不断地晃动着肩膀,一下就把他的西装脱了下来,又象拿了一个什么东西在背上擦起来。

她从没看他这么好玩,竟禁不住笑了,脱口而出:汗流浃背!

台下还静着,主持人一声:“哇!完全正确!恭喜这对有情人——来,下一个!”

哗——台下一阵掌声。她笑了,他也笑了,是一种幸福的笑又是那种默契的笑——此时她忘记了是在哪里,觉得舞台上只有他们幸福的俩个人。

他又抽了一张小纸条,对她笑笑:他理了理额前的头发,又把头发往耳后抿了一下。

未等他表演完,她就迫不及等地说:抓耳挠腮!因为她看他那滑稽的样子分明是在抓耳挠腮。

主持人让她别慌,再好好想想——看来是没猜对,她有些慌了。

他继续表演:他把左手放在脸前,他右手又往脸上涂抹着什么,然后用一个手指往嘴唇上涂抹着什么。

真没想到他竟还有这么一手!!这下她明白了:涂脂抹粉!

“哇——正确!恭喜这位先生,恭喜这位小姐,恭喜这对有情人——愿你们爱情甜蜜,终成眷属!”

主持人高声地祝贺着,似是松了一口气,可能是在想:“唉,总算把这礼品送出去了!”

“郎才女貌,真是天生的一对呀!”主持人又补充道。

他们相视而笑,一种甜蜜的笑,此时瑶瑶忘记了一切,只是幸福,幸福的像是新娘;而他那向观众弯腰致谢的样子似乎也像新郎。

他们在一片欢呼声与掌声中接受了礼品——一个精致的紫色小皮包和一件名牌衬衣

……

他走了,去了香港。

她想:“莫非这两件情人礼物,是上帝送他们的礼品,又故意安排了这么一个特殊形式?”尽管他与她不是情人。

后来瑶瑶一直用着那个紫色小皮包,不知他是否还穿那件衬衣?那件紫风衣,瑶瑶从此没再穿过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5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